九五至尊娱乐老品牌值得信赖温馨提示今天是: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業務研討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建設 > 業務研討

登報公示員工離職是否涉嫌侵權 ——兼論民法總則對公民人格權的保護

發布日期:2017-05-10  點擊率:2352

 登報公示員工離職是否涉嫌侵權

                           ——兼論民法總則對公民人格權的保護

                      廣東潮之榮律師事務所    宋偉國  隋志強

長期以來,各大報刊尤其是地方類報紙專欄紛紛刊印員工離職信息,內容格式大體爲:“×××公司原員工×××已于××年×月×日離開我司,其今後在外一切活動與本公司無關,特此聲明”。現在,隨著我國法律對公民人格權保護的不斷完善,在《民法總則》即將施行之際,我們不禁要拷問,這樣一種長期存在于我們生活中的公示現象是否涉嫌侵權?

一、爲什麽會存在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的現象。

1、公司出于风险防范 ,采取登报公示员工离职信息的措施,目的系预防离职员工发生表见代理行为或其他侵权行为给公司造成损失。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49條規定即屬表見代理“行爲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後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爲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爲有效。”,表見代理所産生的法律後果與有權代理一樣,均由被代理人承擔。公司爲預防這一潛在的法律風險,通過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的方法對外公示已與員工解除關系,作爲公開聲明代理權終止的有力證據,以達到預防離職員工發生表見代理行爲的目的。

2、部分企業存在對離職員工不滿的報複行爲。

不排除部分企業出于對離職員工不滿,故意登報公示點明該員工離職,暗示該員工已離職(失業),今後他的行爲(可能違法、違規、侵權等)與我司無關(我司不承擔責任),以利用企業其優越的地位發布信息,對離職員工給予最後的一擊。

3、報社作爲新聞媒介機構從公示中獲得利益,從而鼓勵、支持公司進行離職信息公示。

現實中,各大報刊、電台紛紛以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作爲一項廣告服務業務,報社作爲新聞媒介機構,無疑從中獲得利益,正是因爲利益關系,促使報刊媒體在宣傳廣告中鼓勵、支持公司企業進行員工離職信息公示,從而帶動了對員工離職信息公示這一産業的發展。

二、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是否涉嫌侵權。

登報公示的員工離職信息中涉及員工姓名、員工離職前就業情況信息、目前處于失業狀態的信息以及間接暗示員工可能存在對公司造成不利的負面評價,如果在公司與員工間不存在協議約定可以這樣公示的情況下,公司這一做法是否涉嫌侵犯員工的人格權?

目前據筆者了解我國法律對公司是否可以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沒有明確規定,與此相關的法律法規有: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幹問題的解釋》……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等部門對其管理的人員作出的結論或者處理決定,當事人以其侵害名譽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2《關于通過新聞媒介通知職工回單位並對逾期不歸者按自動離職或曠工處理問題的複函》 (勞辦發 [1995]179號)企業通知請假、放長假、長期病休職工在規定時間內回單位報到或辦理有關手續,應遵循對職工負責的原則,以書面形式直接送達職工本人;本人不在的,交其同住成年親屬簽收。直接送達有困難的可以郵寄送達,以挂號查詢回執上注明的收件日期爲送達日期。只有在受送達職工下落不明,或者用上述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情況下,方可公告送達,即張貼公告或通過新聞媒介通知。自發出公告之日起,經過三十日,即視爲送達。

從以上司法解釋與複函中筆者認爲可以得出以下兩個觀點:1、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作出的員工離職聲明不侵犯員工的名譽權,但是對于通過新聞媒體公示員工離職信息是否侵犯員工名譽權未作出規定,對于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是否侵犯員工隱私權未作出規定;2、員工離職不歸,單位只有在員工下落不明或者無法通過直接送達和郵寄送達的情況下,才可以通過新聞媒介通知其在規定時限內回單位報到或辦理有關手續。由此可見,出于對員工人格權的保護,對于通過新聞媒體通知員工回崗工作有著嚴格的條件和程序,雖然現行法律、法規未明確禁止單位通過新聞媒體公示員工離職信息。但是,同樣出于對員工人格權的保護,單位如果未經員工許可直接公示員工離職信息的做法顯然存在不妥之處,這樣一種未經許可的公示行爲已經涉嫌侵犯員工的名譽權以及隱私權。

《民法通則》第99條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幹涉、盜用、冒用。”此條文中列明了侵犯公民姓名權的表現形式。《民法總則》第一百零九條規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等權利”。可見《民法總則》詳細列明了自然人享有的人格權利,對于自然人的人格權保護更加細致、更加具體,但在此並未列出侵犯姓名權的表現形式。目前對于《民法總則》尚未頒布司法解釋,但如果僅從《民法總則》條文看來,我國在立法上擴大了對于姓名權的保護。對于未經許可,隨意公示、使用他人姓名的行爲不排除涉嫌侵犯了公民的姓名權的可能性。

綜上所述,隨著我國在法治道路上的不斷進步,我國從立法和司法上不斷加大對公民人格權的保護力度,面對長期存在于社會生活中的登報公示員工離職信息的社會現象,筆者有如下建議與期許:

1、虽然目前我国法律未明确規定公司未经许可登报公示员工离职信息侵犯员工的人格权,但是员工的姓名权、名誉权、就业隐私权在没有约定可以公示的情况下依法受到法律的保护。作为用人单位也应从实际出发切实保护好员工的人格权利不受侵犯。公司应优先考虑从公司管理制度、办事规则,建立和完善公司证照、印章和空白合同等重要文件的保管制度,从而预防表见代理等离职人员侵害公司权益的情况发生,从根本消除风险。但在没有约定和允许的情况下,用人单位不得随意通过报刊单方公示员工离职信息。

2、参照《關于通過新聞媒介通知職工回單位並對逾期不歸者按自動離職或曠工處理問題的複函》(勞辦發 [1995]179号)之規定,有关部门可以考虑从立法的角度规范登报公示员工离职信息这一行为。可規定用人单位在员工离职后首先应直接向职工接触的客户发送解除授权通知;如果无法发送解除授权通知或员工所接触的客户群不定,经过法定审批程序或经员工书面同意后,才可通过媒体公示员工离职信息。

3、報社等新聞媒體機構,在涉及公示員工個人信息(自然人信息)過程中應嚴格審查公示信息內容,盡量減少因公示行爲給被公示自然人帶來的不利影響及損害。否則,一旦發生侵權行爲,報社媒體作爲發布機構將涉嫌承擔連帶侵權損害賠償責任。

4、人格權不僅是道德上的權利,也不單純是政治上和公法上宣稱的人權,而更重要的是自然人的人格尊嚴爲主要內容的神聖不可侵犯的私權。人格權作爲個人的基本權利,也是在社會中同他人協調生存所必備的權利,同時還是把自己與社會連接到一起並與社會發生各種聯系與交往的前提(注:王小能、趙英敏:《論人格權的民法保護》)。我國法律對這種權利已逐步進行具體而穩健的立法與司法保護,不僅是對私權的保障,更是對社會正義的捍衛。我們每一個人在人格權受到不法侵害時也都應當勇于拿起法律的武器捍衛我們應有的尊嚴和權利。

 

【返回】

版权所有:九五至尊娱乐老品牌值得信赖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粵ICP備:05053324號